南昌大学“自主保洁”遭抵制 宿舍垃圾成堆(图

南昌大学“自主保洁”遭抵制 宿舍垃圾成堆(图

时间:2020-02-06 01:4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2014年9月8日消息,正式推行尚不足一周,南昌大学的学生“自主保洁”新政遭遇重挫,校长出面坦承推行未到位。新政是从今年9月1日开学当天,在南昌大学全面铺开的。学生“自主保洁”,即撤掉保洁员,让学生自行维护寝室楼栋卫生。尽管早期曾经进行过试点,但目前学生反映强烈,楼栋垃圾成堆,厕所拥堵,部分学院因工作推行受阻,摊派学生干部和党员打扫卫生,甚至发生男生打扫女生厕所,女生扫男生厕所的乱象。图为厕所内垃圾堆积如山,环境堪忧(查看更多图片请点击)

南昌大学撤保洁员、全面推行自主保洁新政已一周,472名学生联名上书校长,反对自主保洁。

9月7日,澎湃新闻对话发起联名上书的南昌大学大三学生甄森,他表示,反对自主保洁政策是因为学校未做好前期工作,单方面强推新政,“从精神和物质两个层面对学生都造成了伤害” ,希望学校保障学生、校工两大群体的物质权益和人格尊严,并希望校长拿出诚意走到学生面前。

除了对校方前期沟通不够提出质疑外,甄森还希望校方公开学生所交住宿费中用于保洁费的资金去向。此前,南昌大学校长周创兵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,这笔钱将打到劳动学生的银行卡上,并将公开财务明细。

南昌大学学生反对自主保洁事件发生后,有观点认为大学生懒惰、自理能力变差是背后的深层次原因。校长周创兵亦表示,推行自主保洁初衷是为了让大学生通过劳动懂得艰辛、分享成果、学会协作,更重要的是增强劳动观念、锤炼意志等。

“90年以后出生的孩子,在劳动方面普遍比较薄弱,绝大部分是独生子女,所以我觉通过劳动来历练孩子,可以普及中华民族很多品德。” 周创兵称。

面对外界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”的质疑,有学生表示不认同,称“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”。 甄森则坦言,反对自主保洁的声音里掺杂着“懒惰”的成分,但也并非单纯的懒惰,他称现在的大学生有反抗不公平、不合理现象的意识,是在“捍卫校园民主”。

此前,校长周创兵也强调,不会压制学生,他将此次学生“调皮”表现称作为创新型的表现,“学生如果一声不吭,那这个学校还有什么希望,我们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?”

“征集联名的过程中有那么多学生支持,就感觉我们做的事绝对是有意义的。” 甄森说。

学生强调掏粪是宣泄不满情绪

澎湃新闻: 为什么反对自主保洁?

甄森: 当时征集签名时口号是“反对现行自主保洁政策”,因为现行的自主保洁政策还有很多前期工作要做:

第一,学校无视试点楼栋的糟糕情况,执意在新学期全面推广,已经严重破坏了校园民主。这种情况下,自主保洁已经不再叫自主保洁,而是“自己打扫“。

第二,学校只强调学生人格培养的问题,对学生所交住宿费中用作保洁费的去向,学生自主保洁后住宿费是否调整、如何调整没有及时公开公布;包括学校辞退保洁阿姨之后对保洁阿姨后续生活、工作的补偿和安置有没有主动去解决这一问题也不容忽视。

第三,各学院开展自主保洁工作的具体安排情况不一,还出现“男生扫女厕,女生扫男厕”、“考研复习的同学还要加班打扫卫生”等一些难以理解的现象。

澎湃新闻: 反对的理由中哪一条最重要?

甄森: 校园民主被践踏和经济不公开两条同等重要,从精神和物质两个层面对学生都造成了伤害。

澎湃新闻: 为什么想到联名上书校长?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?

甄森: 前期看到网上学生有很多怨言,但是校方毫无回应,双方没有一个理性的交流和讨论。我们整理了学生在网上的抱怨和学校自主保洁的实际执行情况,写了一份联名信,渴望校长做出回应。

征集签名的时候很多同学表示支持,目前也没有被学校追究,但是签过名的同学会担心被学校处分,建议不留专业、班级,只留姓名。

也有同学拒绝签名,有一位同学的原话是:“虽然我本人很反对,但是作为班干部我不能签这个名”。

澎湃新闻: 校长称自主保洁并不只是打扫厕所,不应该把关注点只放在厕所上,但是学生自称掏粪工,打扫厕所变成了学生最反对的地方,这是为什么?

甄森: 有学生一味强调掏粪,是在不满情绪刺激之下一种愤怒的表达方式。

澎湃新闻: 你是否赞成学校推行的初衷?

甄森: 赞成,现在的大学生生活习惯确实很不好,我甚至遇到过厕所便池都不冲洗的情况,而且我曾经作为暑假工在故宫做过一段时间的保洁工作,也打扫过两天厕所,经历过从不接受到接受的心理过程。非常理解学校从最基层的工作锻炼大学生心志的初衷,但就这件事来说,其发展的方向绝对有悖于初衷。

反对声音里面也掺杂着懒惰成分

澎湃新闻: 你在故宫打扫厕所中收获了什么?

甄森: 那次扫厕所,曾经跟一位同样干保洁的北京老大爷抱怨,说从来没干过这个活,在家进厕所都嫌有味,有点受不了,不想干。那个老大爷就劝我好好干,现在还小,等长大了发达了,就会想离开家门之后人生的第一桶金是扫厕所挣过来的,就会很有感触,我从那个工作中深刻感受到社会最基层的劳动人民的状况,那天我还发了条说说,“钱难挣,屎难掏”。

澎湃新闻: 校长说,在他们那个年代,他干的事情比“掏粪”多的多,你怎么看?

甄森: 我不认为两代人的差异是主要原因,没想明白周校长为何强调这个问题。

澎湃新闻: 在你看来,现在的大学生有什么特点?

甄森: 现在的大学生有反抗不公平、不合理现象的意识,但也会顾虑太多而严重缺乏行动。同时不可否认,大学生活堕落,激情的磨灭,对未来方向的茫然与迷失,生活习惯不好,对电脑游戏的迷恋这都是大学生身上普遍存在的问题,学校着眼学生人格问题的培养初衷不容置疑。

澎湃新闻: 有观点认为大学生懒惰、自理能力变差是反对自主保洁背后的深层次原因,你认同吗?

甄森: 反对自主保洁的声音里面也掺杂着“懒惰”的成分,但单纯的懒惰也绝对不会把这一事件推到风口浪尖。

澎湃新闻: 还有质疑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”,称现在的学生连一个厕所都没法搞定,你怎么看?

甄森: 外界的质疑肯定跟大家不太清楚事情的原委有关,而一些站出来反对的同学又不够理性。但是,这件事如没有存在不合理之处,我们绝不会冒着将母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的危险,公然提出反对。

校长心太急了

澎湃新闻: 你最终目的是抵制让学生来打扫卫生吗?

甄森: 既然承认自主保洁的进步意义,肯定不会抵制学生打扫。只要学校做的合理,相信少数人的抵制也不会产生什么大的影响。

澎湃新闻: 你期待一个怎样的解决方案?

甄森: 只要学校不再单方面推行自主保洁,而是做好前期工作,以及出台有效的监督机制,保障学生校工两大群体的物质权益和人格尊严,相信大家都会自觉配合真正意义上的自主保洁工作。

我们的目的就是努力捍卫校园民主,这个绝对不能动摇。

澎湃新闻: 你想对校长说什么?

甄森: 校长心太急了,请拿出诚意,走到广大学生面前,针对之前所述的一些问题给出合理有效的答复,广开言路。

澎湃新闻: 你觉得大学应该由谁做主?

甄森: 大学应该让学生做主,老师和校领导做监督和辅助工作。所谓大学,是学生养成“自由之精神,独立之人格”的地方。

澎湃新闻: 这一事件中,现在的大学生是否被标签化?

甄森: 学生确实缺乏很多劳动,而社会对学生的诸如加强劳动的要求也是对学生善意的鞭策,学生应该虚心接受。而被标签化的问题在这个社会上普遍存在,并不是仅存在于学生群体之间,个人感觉没必要太过纠结于这个问题。

爱校不代表不去质疑

澎湃新闻: 把学校推到风口浪尖,心里有矛盾吗?

甄森: 其实我本人看到外界对学生的质疑也反思过,把自己学校负面的东西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,有心理阴影。但是这件事是广大学生真实的心声,是我们的诉求。

爱校不代表不去质疑,如果真是热爱自己的学校就要让学生过得好,而不是满是怨愤。

澎湃新闻: 担心被学校追责吗?

甄森: 反正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自己是有底气的。

澎湃新闻: 你现在怎么看南昌大学?

甄森: 就像马云评价杭州师范那样,虽然不是多么牛逼的学校,但是它现在已经是我心目中的首善之区。而且学校到现在还没请我去喝茶,说明还是比较开明的,我爱这所学校。

(根据本人要求,甄森为化名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 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