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国真实的就业状况到底怎样?金融互联网属于

我国真实的就业状况到底怎样?金融互联网属于

时间:2020-01-10 08:4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今年的夏天特别热,全国高温天气不是一般的高!

天热不可怕,怕就怕没工作,大半年都过去了,可能很多人的工作还是没有着落。这一点,在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,变得越来越普遍,不信,可以打开各大招聘网站看看,有多少单位在招聘。

过去那些被人羡慕的高薪行业,像金融、互联网新贵,在这几年的高压下,一下子变得惨不忍睹。根据智联招聘最新数据显示,最惨的就属金融业,招聘需求一季度同比减少39.7%,二季度同比减少37.0%;互联网/电子商务招聘需求同比减少22.5%,二季度同比减少13.6%。

也许你觉得这只是一个招聘网站的数据,不可信,看看51job上海,金融招聘单位几乎为零。上海属于全国金融中心城市,可想而知,金融业惨到了什么程度。有句话说,一个行业高薪的背后,注定是短暂和不稳定的,因为不是每个企业都能轻松赚到大钱,还能养一大批人。

当然,金融业和互联网/电子商务行业,就业本来波动性就比较大,不稳定成为常态。看起来光鲜亮丽,而背后大多数都是靠资本堆砌起来的,没有资本运作,这两个行业很难持久下去,中小企业基本很难存活太久。在过去几年里,由于货币宽松的环境,资本大量涌入追风口,一下子让这两个行业膨胀起来了,也就是泡沫吹起来了。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货币政策收紧的双重压力下,金融和互联网/电子商务企业倒闭潮,这两年发生太多。

而这些从事金融和互联网/电子商务企业的人,大多数都沉浸于过去的思维模式,就是来钱快,赚钱轻松,干久了,再重新找其它工作是很不适应的。毕竟像现在很多企业,能开出高薪的企业极少,毕竟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 也许,你可能以为就这两个行业就业前景不好,其实传统的制造业、外贸行业、房地产等行业都面临着相似的情形,这是这两个行业过于庞大。想象现在的制造业企业,有几个转型升级成功;外贸行业又面临中美贸易战,日子越过越紧巴;房地产在调控中,勉强维持艰难度日。

根据我国官方公布的失业率,2019年持续高于5%,6月为5.1%,仅仅微升。对于我国统计失业率存在局限或失真的可能性比较大。因为其抽调数据样本太少,目前调查样本8.5万城镇户仅占中国城镇就业人数0.03%,抽样率仅为美国0.07%的一半,况且还有大量农民工群体抽调样本不足的可能性。

我们是否有其它途径来证实失业率状况,不妨从侧面来综合了解:

1、2019年一季度领取失业保险金人数同比增速已连续五个季度上升,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人数2019年1-5月同比减少9.1%,就业困难人员就业人数同比减少4.2%。

2、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指数均趋势性下滑。2019年6月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指数降至46.9%,为2009年3月以来新低;非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指数降至48.2%,连续2个月下滑。

3、百度指数2019年上半年求职相关关键词搜索量暴增。“找工作”、“招聘”“招工信息”、“失业金”等关键词近90天的百度搜索量分别同比上涨482%、492%、80%、122%。

也许,我国政府已经深入的了解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就业形势严峻。才会在2019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,并要求高职院校扩招100万,5月首次专门成立国务院就业工作领导小组。

我国已经进入的全新经济时代,民以食为天,人以工作为根本。没有工作,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,吃饭问题都难以解决,尽管我们现在不是物资短缺,而是没有钱就买不起大米吃。如今已经过了计划经济时代,没有钱,国家给你发钱发粮的时代,每个人都要通过自己的工作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。极少数特殊人群,国家还是会给予政策照顾。

我们如何解决现实当下最急迫的就业问题:

首先,要对数据要有清醒的认识,借用鲁迅的话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才是真正的勇士。我们要在统计就业数据方面加大投入,让就业数据更加接近现实状况。因为就业是民生的头等大事,马虎不得,只有当我们将就业数据做好之后,才能做出更加全面更加客观的评估,我们才能有针对性的拿出应对之策。

其次,创造更加宽松的营商环境,不能过于严苛,尽可能不要一刀切,让资本更愿意回到创业投资环境里。尤其重点扶植劳动密集型产业,在可控的范围内,对中低端制造业要适当放宽监管,让他们为民所用,保持微利即可。

再次,要严厉打击金融和房地产投机炒作行为,让人们不再好高骛远的追求短平快的泡沫经济。让更多的社会资本回流到实体经济当中,鼓励实体创业,带动就业。

最后,要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植力度,对大型垄断企业打压中小企业的行为进行制约。根据世界各国发展经验以及我国的发展经验,中小企业是解决就业数量规模最大的企业。

我们该怎样看待当下的就业形势,就要充分认识我国就业结构,正在发生变化。高校毕业生规模持续创新高,我们要更多的为这些毕业生创造更高质量的企业,让他们学有所长;农民工规模增速放缓,但是年龄老化规模上升,要推出更多的中低端的制造业企业,给他们留点活计。